<cite id="mwmry"></cite>

    <tt id="mwmry"></tt>

  1. <cite id="mwmry"></cite> <cite id="mwmry"><span id="mwmry"></span></cite>

    <rp id="mwmry"><menuitem id="mwmry"><strike id="mwmry"></strike></menuitem></rp>

  2. <b id="mwmry"><form id="mwmry"></form></b>

      <rt id="mwmry"></rt>
      <video id="mwmry"><meter id="mwmry"></meter></video>

    1. 徐衛康 趙建增
      華威特(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自2006年夏季隨著變異株PRRSV的發生,該病迅速波及全國各地,目前已成為我國的主要流行基因亞型。早期以母豬的高流產率(個別豬群有超過50%的母豬流產)、仔豬高發病率和高死亡率(可達到100%)為特點,近年來已轉變為以隱性感染為主,在這種情況下,藍耳病的免疫抑制作用的危害性越來越明顯,副豬嗜血桿菌、鏈球菌、豬圓環病毒及病毒性腹瀉的感染率增多,偽狂犬和豬瘟的防疫效果受到抑制,給豬場管理帶來更大范圍的問題。


          豬場不發病不代表沒有藍耳病毒感染


          自然感染豬不能形成對PRRS有效而持久的免疫力,同時由于PRRSV的傳染速度很快,絕大多數的豬群中有PRRSV隱性狀態持續感染,如不考慮到這一點,PRRS的問題就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其他防疫也會遇到難以克服的障礙。


          如何識別豬群中的PRRS,可在三個不同的層面來看。第一階段,感染早期,此時感染豬會帶毒,但普通抽查不易發現。主要危害是抑制豬的免疫機能,表現為豬瘟的免疫應答水平下降、偽狂犬的免疫保護力下降等,這些現象可通過實驗檢驗來發現。


          第二階段,是免疫抑制的加劇,各種感染性疾病增多,雖然表現為其他傳染病,檢測到的是其他病原體,但核心在于豬的免疫系統機能受到PRRS的廣泛損害。


          第三個層面,PRRSV感染導致豬的臨床疾病,即母豬流產、仔豬和育肥豬的呼吸道疾病。需要強調的是,多數豬群所見的臨床疾病通常是多數傳染病混合感染造成的后果的疊加,如果粗略分析,診斷為任何一種傳染病都不足為奇,但必須認識到PRRS是才是系列疾病的始作蛹者。


          免疫抑制是防控該病的瓶頸


        吉林大學高英杰小組的研究已經發現PRRSV一個重要的免疫抑制基因位點,國外的研究也已確認PRRSV對特異性抗體抵抗。所以克服病毒的免疫抑制作用,快速調動特異性細胞免疫應答是免疫控制PRRS的兩個關鍵環節。
      由于PRRS滅活疫苗不能有效調動豬的特異性細胞免疫應答,我國目前幾乎所有豬場都通過接種弱毒疫苗預防PRRS。在未感染豬群中,接種弱毒疫苗的豬只由于疫苗毒的占位而對野毒有耐受性。在疫病狀態下,弱毒苗可明顯縮短減輕野毒對肺組織的損傷,減輕臨床疾病。


          但傳統的PRRS弱毒疫苗調動主動免疫力緩慢,防疫效果有限。同時由于自身可在豬群擴散而形成循環感染以及本身的免疫抑制性,給使用豬場帶來更大范圍的問題。如果允許疫苗擴散則會出現疫苗毒力返強,有些本來臨床穩定的豬場,在使用傳統PRRS弱毒苗一段時間后,可能陸續出現臨床藍耳病。


          疫苗免疫抑制帶來的問題是,長時間使用后,對其他疫苗的免疫應答能力造成破壞,目前生產中對豬瘟和偽狂犬的免疫保護的抑制作用尤為明顯。鑒于PRRS疫苗可能存在的生物安全風險,要不要接種PRRS疫苗在很多豬場成為艱難的選擇。


          基因缺失是未來藍耳苗的發展方向


          華威特(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武華博士研制的TJM-F92株弱毒苗與其核苷酸(與藍耳病毒免疫抑制相關的基因)的缺失,從臨床應用來看,它有以下兩個特點可能對豬場PRRS防疫帶來好處:其一是不散毒,接種疫苗后豬的病毒血癥持續時間很短(在10天左右),病毒載量也很低(是許多同類疫苗的1%左右),這就提高了疫苗的長期安全性。第二是它能快速誘導特異性細胞免疫應答,因而能產生有效的防疫效果。目前已知它可以與豬瘟疫苗同步使用而不影響后果的免疫效力,與其他疫苗(如偽狂犬弱毒疫苗)同步使用也不影響其效力。 


          它給我們的啟示是PRRS疫苗的生物安全性非常重要。另外還告訴我們,可以通過調動免疫力而控制PRRS。由此可以看出,開發基因缺失PRRS疫苗以降低其潛在危害并提升效力是PRRS防疫的一個必然趨勢。


          根據對許多地區豬場疫病分析,豬場出現的主要問題是1、PRRS持續存在;2、豬瘟和偽狂犬的免疫效果越來越不好;3、圓環病毒、流行性腹瀉病毒、副豬嗜血桿菌、鏈球菌等病毒和細菌增多。其本質是豬的免疫力長期受抑制,而PRRS是問題的核心。


          如何才能控制PRRS呢?首先全群的豬只不論年齡性別都必須免疫,不能造成免疫空白點;第二,在現階段,仔豬的首次免疫時間要提前到14日齡前,防止在使用疫苗前已被感染;第三,在長期免疫抑制狀態下,豬群的豬瘟和偽狂犬免疫都已出現偏差,需要做相應調整,相互促進防疫效果。前提是必須避免疫苗本身帶來的新問題。
      總之,藍耳病有時是非常隱秘的,但它的免疫抑制毒性是對豬場的重大挑戰。只要能完全避免疫苗帶入的新問題,正確誘導豬只的特異性免疫力,藍耳病是完全可以控制的。



      2016年03月25日

      豬場防疫與科學使用疫苗
      中小豬場的豬繁殖與呼吸綜合征及防控要點

      上一篇

      下一篇

      藍耳?。合胝f恨你不容易

      文章中心
      Article center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十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