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mwmry"></cite>

    <tt id="mwmry"></tt>

  1. <cite id="mwmry"></cite> <cite id="mwmry"><span id="mwmry"></span></cite>

    <rp id="mwmry"><menuitem id="mwmry"><strike id="mwmry"></strike></menuitem></rp>

  2. <b id="mwmry"><form id="mwmry"></form></b>

      <rt id="mwmry"></rt>
      <video id="mwmry"><meter id="mwmry"></meter></video>

    1. 劉芳芳,師新川,孟相秋,趙建增
      華威特(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北京100086
      華威特(江蘇)生物制藥有限公司,江蘇泰州,225300)


          摘要


          牛病毒性腹瀉-粘膜病是由牛病毒性腹瀉病毒引起的一類重要的傳染性疾病,給養牛業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失。其不僅可以產生多種臨床癥狀,并且能降低感染動物的免疫力從而繼發感染其他病原,大大增加了疾病的發病率及死亡率,持續性感染??赡懿⒉槐憩F明顯的臨床癥狀,但卻是重要的病毒傳播源,為疫病防控帶來很大困難。本文就BVDV的流行、感染后所表現的臨床類型、處理方法及防控要點進行了綜述,希望能為該病的防控提供科學的技術支持。


          關鍵詞


          牛病毒性腹瀉病毒;臨床類型;免疫預防;凈化


          概述


          牛病毒性腹瀉-粘膜病病毒(Bovine viral diarrhea-mucosal disease virus,BVDV)屬黃病毒科、瘟病毒屬(FlaviviridaePestivirus),可以引起感染牛發生病毒性腹瀉(BVD)、粘膜病及免疫抑制等,是肉牛和奶牛群常發病。我國多數牛場暴露-感染率已經超過50%,與BVD相關的疾病也呈上升趨勢,已成為主要傳染病之一。由于其有免疫抑制特性,BVDV流行會促進多種微生物感染,給防疫管理帶來多方面的問題。本文就BVDV的流行及臨床診斷進行綜述。


          1、BVD的流行病學


          BVDV主要的感染動物是牛,而犢牛更易感。由于在血清學上牛病毒性腹瀉病毒與豬瘟病毒存在交叉反應,且可突破宿主的特異性而發生交叉感染,BVDV不僅可以感染還能感染羊、豬、駱駝、鹿及多種其它多種野生動物。全世界范圍內每年死于BVDV感染的牛超過了500萬頭,占存欄量的0.5%-1%。我國20多個省份都已報道有BVDV-1的流行,部分養殖場甚至部分地區的流行情況更為嚴重。2009年我國實驗室分離到BVDV-2,說明BVDV-2也開始出現我國并可能開始流行[1]。


          由表1可見我國BVDV已在我國的黃牛群、水牛群、奶牛群廣泛感染,BVDV感染率較高,且呈上升趨勢。規模牛場的感染率比散養牛更高。感染率逐年升高。


      地區

      宿主

      感染狀態

      特征

      新疆[2]

      羔羊

      平均血清陽性率為73.6%。


      福建[3]

      規格牛場三年平均血清陽性率超過80%;

      散養牛血清學陽性率三年分別為12.3%、21.4%、18.5%。

      規模牛場的感染率比散養牛更高。感染率逐年升高

      黑龍江[4]

      三年平均血清陽性率各為54.6%、57.68%、62.90%。

      感染率較高,且呈上升趨勢。

      重慶[5]

      血清抗體總陽性率22.49%,規模牛場陽性率42.16%,地區陽性率9/11。


      內蒙古[6]


      血清抗體陽性率88.9%;對其中14個奶牛場進行BVDV抗原檢測發現5個奶牛場BVDV抗原為陽性,陽性率為3.6%。


      安徽、江蘇、廣西[7]

      水牛

      安徽血清平均陽性檢出率24.2%。

      江蘇平均陽性率8.4%。

      廣西平均陽性率10%。


      北京[8]

      奶牛

      抗原陽性率94.1%,抗體陽性率95%。



          2、BVD的臨床類型


          牛病毒性腹瀉是由BVDV引起的較復雜且可呈多種臨床類型的疾病。不同生物型的BVDV在特定條件下可感染不同免疫狀態的宿主,產生不同的臨床癥狀,主要有牛病毒性腹瀉,急、慢性粘膜病,持續性感染(persistent infection,PI)與免疫耐受,免疫抑制,可導致母畜流產,致畸形胎、死胎,血小板減少癥、出血綜合征等。


          2.1急性BVD


          這是BVDV感染最常見的類型,發病率高,致死率低。但某些毒株還可引起急性致死性疾病,死亡率達17~32%。急性BVD牛表現為體溫高達40℃,持續2到3天并伴隨過性白細胞減少。母牛在其懷孕期間急性感染牛病毒性腹瀉病毒可引起犢牛產生先天性PI,亦能引起胚胎的早期死亡、木乃伊化、先天性異?;蛩捞ド踔烈鹉感罅鳟a[9]。一般每初生100至1000頭犢牛中可能有 PI牛。初生犢牛急性感染牛病毒性腹瀉后一般表現的臨床癥狀比較溫和,但有時也會發展成為嚴重的疾病。感染動物表現為輕微發熱、流鼻涕、食欲廢絕、及白細胞減少等,口腔會出現淺在性的潰瘍或糜爛,奶牛表現為產奶量的下降。急性牛病毒性腹瀉通常是由NCP型病毒引起的,也可由CP型病毒引起,但CP型病毒很少存在于自然界。


          急性感染BVDV時,病毒的復制主要位于上呼吸道和淋巴樣組織,可導致白細胞數明顯減少,單核和多核白細胞功能降低。其可通過耗損宿主的白細胞數及抑制白細胞的功能從而促進了其他傳染因子的復制和擴散,最終導致感染動物產生嚴重疾病。接種含BVDV的生物制品也是引發動物發生急性BVD的可能原因之一[10]。


          2.2粘膜病


          粘膜?。∕ucosal disease,MD)是牛病毒性腹瀉的最嚴重臨床類型,目前認為MD是持續感染的繼續,發病率低但死亡率高[11],致死率幾乎為百分之百。主要表現為腹瀉、脫水、白細胞數減少、流涎、流淚,并可在出現臨床癥狀后幾天內就會死亡。區分腹瀉是由于感染BVDV或是因飼喂、管理不當造成的胃腸道疾病引起的腹瀉主要通過觀察其是否出現間歇性腹瀉和漸進性消瘦且口鼻、趾間潰瘍,若出現則為感染BVDV。


          2.3持續性感染與免疫耐受


          PI是BVDV感染的一種特殊類型,PI牛是牛群新發BVD的主要感染源,一旦發現應立即淘汰。引起該類型是由于妊娠母畜在懷孕早期通過子宮感染NCP型BVDV[12]。由于此時的胎兒免疫系統還沒有發育成熟,此時胎兒機體不能識別BVDV而產生相應抗體。感染牛體內缺乏BVDV的抗體,其處于免疫耐受的狀態。而這種免疫耐受是高度特異的,對抗原性不同的BVDV可產生免疫應答。PI??山K生帶毒、排毒。如果母牛在配種時體內缺乏BVDV抗體或抗體中和能力不足,就容易被感染而產生PI犢牛。PI種公牛精液內的BVDV也會造成易感受精母牛的感染。多數PI動物表現為外觀健康,但部分PI犢??赡艹霈F早產、死胎、先天性缺陷或發育不良,順利出生者表現為嗜睡、哺乳困難,有些則因缺乏對疾病的抵抗力而死亡。鄧明亮等[13]人對我國北方地區400份牦牛血清和440份肉牛血清分析發現,BVDV抗原陽性率為0.71%,牦牛和肉牛群的PI牛檢出率分別為1.09%、和0.77%。


          2.4繁殖障礙


          BVDV是致牛繁殖障礙的重要病原之一。母牛在受精時或在胚胎發育早期至中期感染BVDV可引起母畜不孕、木乃伊胎、弱胎、死胎或死產。PI后備牛的生長發育滯后于健康后備牛,因為PI牛的生長發育緩慢常常被稱為“僵?!?。出現PI牛應該給予淘汰,因為PI牛的生長發育緩慢且易發其他疾病。有調查[14]表明后備牛感染BVDV可引起發育不良,后備PI牛平均比正常牛輕83.67kg,月增重較正常牛少4.9kg,18月齡以上PI牛的繁殖率僅是16.7%,正常牛是83.3%。在調查觀察期間,PI牛7頭死亡,1頭因屢配不孕而淘汰,觀察期間PI牛的淘汰率達到15.69%。Grooms等通過分析急性感染NCP型BVDV初情期母牛的卵巢功能發現,感染后優勢卵泡、排卵卵泡的最大直徑和生長速度均顯著降低,相應的次級卵泡數也會減少,表明BVDV急性感染會影響母畜的卵巢卵泡發育[15]。BVDV致奶牛的繁殖能力下降的機制可能是兩條,第一、卵母細胞的質量下降,第二、性腺類固醇的生成機制受到了破壞,血漿中的雌二醇、黃體酮等激素發生紊亂[16]。


          3、混合感染


          牛感染BVDV后,不僅BVDV對機體造成損傷,其產生的免疫抑制和繼發感染可加劇機體繼發感染程度。BVDV對BHV-1有協同作用,可增高呼吸道的發病率,感染性肺腸炎,加劇輪狀病毒腸炎,牛支原體和BVDV是對抗生素治療不應答的最常見抗原。BVDV與其他病原的混合感染給疾病防控帶來巨大影響,也給養殖帶來了許多隱形成本。


          BVDV產生的免疫抑制誘導動物繼發感染BHV-1和PI-3V,小牛腸炎伴發呼吸道疾病,消化道上皮潰瘍、壞死,淋巴器官去細胞化,支氣管肺炎和非典型間質肺炎。BVDV與巴氏桿菌混合感染牛群病理解剖后發現有口腔病變及消化道癥狀,病程長的還表現出特征性肺炎癥狀。牛單獨感染BVDV其肺部損傷百分比為2-7%,單獨感染巴氏桿菌肺部的損傷百分比為15%,而兩者混合感染的肺部損傷百分比高達40-75%。牛場一旦發生此混合感染每天都會出現死亡病例并呈現迅速蔓延的趨勢。BVDV與犬新孢子蟲混合感染是導致牛場奶牛流產的主要原因,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失。


          4、BVDV感染及處置


          由于BVDV感染在多數牛群中長期存在,應定期對牛群進行全面的檢查,逐個測溫,發現病?;蛞伤撇∨皶r隔離,及時診斷并用抗病毒和抗菌藥物聯合使用,控制死亡率。BVDV感染后常會出現其他病原體的繼發性感染,需要根據其感染內容而做不同的處置。如果出現BVDV與細菌的混合感染,需要及時分離致病菌,根據其對藥物的敏感性實驗結果選擇抗生素予以針對性治療,同時做好營養保健,增加病牛的抵抗力。與其他病毒的混合感染時需要應用相應的疫苗進行緊急免疫,縮短病程,減少病原在牛群中的傳播。


          鑒于傳染性疾病在牛群出現時造成的破壞作用不易控制,其危害在潛伏期實際上已經發生,建議定期對牛群進行血清學監測,及時發現免疫缺陷以健全個體與群體免疫力。


          5、免疫預防


          在自然條件下,BVDV可經口鼻侵入宿主。體內的特異性抗體及特異細胞免疫力可幫助牛只抵御BVDV感染。犢牛通過哺食初乳獲得母源抗體,得到6個月以上的免疫力。不論是犢牛還是成年牛,其抗體水平下降到一定程度時,就易被BVDV感染。


          給牛群接種BVDV疫苗可幫助建立特異性免疫力,能完全抵抗感染。對未免疫過疫苗的牛群,首先對全牛群免疫一次BVDV滅活苗,普免后21-30天進行二免,以強化免疫。一般在二免后14天BVDV抗體將達到一個較高的水平,免疫持續期至少可達6個月。母牛在懷孕后可進行一次免疫,分娩后進行二免。新引進的牛只應先檢測BVDV剔除帶毒牛,給健康牛注射疫苗后并群,之后每6個月加強免一次。


          6、生物安全與BVD凈化


          BVDV是可以控制的,實現這個目標需要從三個方面著手。


          6.1接種疫苗,給牛群建立堅強的免疫力,逐步減少并最終中止BVDV在牛群中的傳播。


          6.2淘汰凈化。對牛群定期進行免疫學檢驗及病原檢測,對于免疫力不全的牛只要反復檢驗,一旦發現存在PI牛立即淘汰。


          6.3 做好生物安全管理。BVDV感染??山浥判刮锖头置谖锵蛲馀哦?,公牛感染后精液中也存在病毒。所以在引進種牛及遺傳物質時應嚴格檢驗BVDV,對于帶毒牛堅決淘汰,被污染的遺傳物質堅決不用。加強環境管理,進行封閉式飼養,不讓可能攜帶BVDV的羊、豬等易感動物與牛群接觸。每天對環境和畜體進行消毒,消滅環境中潛在的病原體。


          結語


          BVD是牛的重要傳染病,對規模牛場的威脅高于散養戶,因此對于規模牛場應更加重視BVD的預防。BVD存在多種臨床類型,易于其他疾病混淆,應注意辨別。及早發現,并采取包括隔離、免疫及淘汰等有效措施,是控制牛群BVD、減少經濟損失的重要策略。


      參考文獻
      [1]孫宏進.基因2型牛病毒性腹瀉病毒的分離與鑒定[D]揚州大學,2010.
      [2]李佑民,劉振潤,武銀蓮;牛病毒性腹瀉-粘膜病病毒(長春184)的分離與鑒定報[J].中國人民解放軍獸醫大學學報,1983,3(2):113-121.
      [3]楊得勝,林芬,魏良宇,吳波平,王林轟,黃雁,洪英;福建省牛病毒性腹瀉病的血清學調查[J].中國動物檢疫,2008,25(12):36-37.
      [4]魏偉,李巖,劉長軍,萬培明,王君偉,黑龍江省部分奶牛場牛病毒性腹瀉病毒感染的血清學調查[J].中國獸醫科學,2009,39(06):561-563.
      [5]楊澤林,冉智光,曾政,黃誠,熊仲良,蘇承忠,郭利敏,米自由;重慶市部分地區牛病毒性腹瀉/黏膜病血清流行病學調查[C];第十三次學術研討會會議論文集,1267-1268.
      [6]李智勇,石順利,王艷杰,陳德浩,李平安,關平原;內蒙古地區奶牛病毒性腹瀉/黏膜病血清流行病學調查[J].畜牧與飼料科學;2014年03期
      [7]邱昌慶,郭慧琛,程淑敏,王用錄,高雙娣,周繼章,張永光;安徽、江蘇、廣西部分地區水牛病毒性腹瀉/黏膜病血清學監測[J].中國預防獸醫學報;2000年06期
      [8]張俊杰,凌宗帥,黃凱,齊長明,馬翀, 劉英霞, 曹杰;北京地區規?;膛雠2《拘愿篂a血清學調查[J].中國奶牛;2010年10期
      [9]ChristianneJM.Bruschke,etal.Distribution of bovine virus diarrhea virus in tissues and white blood cells of cattle during acute infection[J].Veterinary Microbiology,1998,64:23-32.
      [10]邱昌慶,高雙娣,周繼章,等.我國規?;馀雠2《拘愿篂a-粘膜病流行狀況監測[J].中國獸醫科技,1998,28(8):15-16.
      [11]王偉利,錢愛東,胡桂學,等.地高辛標記核酸探針檢測牛粘膜病病毒[J].中國獸藥雜志,2000,34(5):1-4.
      [12]劉亞剛,殷中瓊,劉世貴,等.豬瘟弱毒苗預防牛病毒性腹瀉/粘膜病的短期安全性與微量中和試驗[J].四川大學學報,2003, 40(5):30-32.
      [13]鄧明亮,費文濤,紀素坤,張瑞,陳穎鈺,郭愛珍;牛病毒性腹瀉-黏膜病的流行病學調查[J].養殖與飼料;2012年11期
      [14]唐新仁,陳亮,傅小平;牛病毒性腹瀉病(BVD)對牧場生產的直接影響[J].中國奶牛;2009年11期
      [15]Grooms DL, Brock KV, Pate JL et al. Changes in ovarian Follicles Following Acute Infection with Bovine Viral Diarrhea Virus [J].Theriogenology. 49(3):595-605.
      [16]Fray MD, Mann GE, Clarke MC, et al. 1998. Bovine viral diarrhea virus: its Effects on Estradiol, Progesterone and prostaglandin secretion in the cow. [J].Theriogenology.51(8)1533-1546.












      2016年03月29日

      牛病毒性腹瀉/黏膜病的免疫預防

      上一篇

      下一篇

      BVD的準確診斷及預防

      文章中心
      Article center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十分彩